有朋自遠方來之谷中城一遊

又到了我發牢騷的時間了。
每次只有在書海裏悶得發慌,讀書讀到發癡的時候,才會念起部落格。
最近的生活,從原本的活力充沛,360度轉入呆板的機械生活。
每天起床,向手機問好,上Instagram朝拜,在面子書泡新聞。
成群的書籍等待著我去翻閱,有的沒的理論等著我去辨析。
啊!到底有完沒完。

上星期四,家中來了位來自越南的朋友。
而這位不速之客,仿佛把我這在大海飄揚的紙船給撈回來。
她的名字是Quyen。
由於是越南名字,大夥兒都不清楚怎麽念,她都以Queen(皇後)向大家自我介紹。
Quyen是第二次來馬了。(她是背包客,之前來的時候住在我家)
因為趕不上去寮國的飛機,結果被迫都留在大馬。
於是乎,我們又多了一次成為室友的機緣。

Quyen是一位性格開朗,善於交際的女孩。
英語雖不是非常流利,但卻是個飽讀詩書的女孩。
因為厭倦了悶沈沈的工作生活,毅然丟辭職信,拎起背包,遊走東南亞。
這位年紀比我還輕的女孩,雖然在生活中遭遇到不如意的事,卻認為每件事的發生都是一個轉機。
在旅途中她頻遇貴人,即便遇到難題,都會迎刃而解。
我曾問她一個問題,一個女孩背包旅行走天下,難道她不擔心遇到壞人嗎?
她爽朗地回答:“在我的眼裏大家都是好人,只要我對她/他好,對方定會對我好。”
雖然這話聽了,會覺得這妹紙未免太天真單純了。
然而,正因為她這種想法,使他在整個旅程都過得平安,快樂。
我只能說,她得運氣超好。

❉ ❉ ❉ ❉ ❉ 

托Quyen的福,我終於勇敢地踏出一步,自己第一次驅車前往谷中城去逛街。
當天,也約了同學美施及美珍一起去散散心。
說好只是慕名到那裏拍拍照,卻逛到晚上才回家。
我們還真盡興吶!



 這妞兒還真是殺死不少菲林。
拍照超會扭擺的。




我也來搞些古怪的。















話說我們到了我最近喜歡的店鋪“無印良品”。
我們發現新大陸似的,看見櫃檯上擺放了許多印章,供我們設計紙品。
我們買了空白封面的書本,就這樣興致勃勃地拿起印章蓋了起來。
因為我們四人圍在那裡胡鬧,周圍的人兒紛紛圍觀。
還真鬧了不少笑話。
Quyen這小妞,還拿起護照,說要在蓋了泰國通行證印章上蓋上一朵花兒。
以下是被我逮捕到的惡行!哈!


圍觀的人兒因為她的舉動呵呵大笑,還說她難道不怕護照需要重做。
結果這調皮的妞兒竟然說:“我只能非常抱歉地回答他們,我家的小孩實在是太頑皮了!”
就這樣,大夥兒在笑呵呵的氣氛下渡過了非常愉快地星期五。
(幸虧店員沒把我們趕出去,呵呵)

下會再續...

好久不見

打開生了一堆厚塵的部落格,愧疚的心湧現。可憐的格格,荒廢你那麼久了,抱歉啊~
(揮拳)

話說這一年來忙忙碌碌過了大半年,也虛度了好些時間,成就了好些事情。
幾乎每個星期都有活動,似乎每次都要找些事情來填補週末。
後半年的時間,搬了家,整理了一些思緒。
可卻也再調整不回研究精神。
是周遭環境的影響?亦或是自製能力不足?
翻開理論書,讀了好幾回,腦袋都僵硬了。
唉...研究生的生活就是如此嗎?
(其實應該早就料到啊啊啊~~~)

話說回來,後半年時期,到無印良品買了本書本當日記本。
記錄一些值得緬懷的事件,一些引人深思的體會。
後來也加入了筆友行列。好久沒寫信了,最後一回寫信給筆友的時刻是在初中一那年。
隨後也失聯了。
就來曬曬一些照片吧!


 這是我最喜歡的美和媽媽寄來的信,每回讀她的來信,心裡都覺得好溫暖。


這是我回覆給她的信件,裡面裝滿我製作的卡片和書籤。

交筆友這回事,實說是要找個能談心的筆上之友。
很高心能找到一位真心與我交談的朋友,也讓我覺得很溫暖。

希望和美和媽媽的筆友之路能走得長遠。
盼有機會到日本去探望她本人,以及親愛的由夏妹妹。
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