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朋友這回事//

友誼是人生的調味品,也是人生的止痛藥。──愛默生

這幾個月來見了好些人,有新朋友也有老同學。當中,發生了一些小事,讓我有深深的感觸。

就在較近期的約會中,一個相見恨晚的妹妹因為大學畢業要離開大城市了,心懷感慨的告訴我,她覺得緣分很奇妙,兩個人因為喜歡某種事物而相識成為朋友,在兩人都覺得很投緣的時候卻要面對分離,各奔東西。聽她這麼一說,心裡有些小感觸。這句話,帶我回到校園時代的漩渦,圈圈漣漪撥開過往回憶。那時候的我們,到了離別時刻內心是多麼的不捨,朋友三兩個相約畢業前最後一次去逛街。室友離開宿舍前,相擁祝福。這些畫面,歷歷在目。如今的她,便是當時的我。離別前,她陪我走了一段路去取車,看見她眼中的感觸,我很感謝上天讓我遇見好人。

前不久,大學最要好的朋友因為工作壓力,特地請假約我見面畫畫聊天。才發現她之後會搬到新的地方去生活,以後見面的日子會變得更少,更難約。兩人長長地歎息,覺得之前都沒好好把握能相見的機會。後來我們知道,原來之前一直都想找伴一起畫畫,都沒發現原來那個伴是身邊最好的朋友。因為好長時間沒見面,不停地聊著畫著。一向對我能直抒胸臆的她,也豁然開朗起來。回到家還發簡訊告訴我今天過得很愉快,覺得請假請對了。

再後來,某日午後好姐妹發了簡訊問我是否有空。當時我正前往居鑾普照寺當義工,以為她想約我喝茶,便回覆她說沒空。第二天,收到她男友用她手機在群組里發來的簡訊,告知我們她血小板過低,證實患上骨痛熱症入院。當下心裡一慌,想起昨日她曾找我。後來我到醫院探望她,問起當日是不是找我求助,才知道原來當時她病得難受,急需入院就醫,男友又出差去了。身在異鄉的她,舉目無親,當下想到我,於是問我是否有空。這姐妹一向不會麻煩他人,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默默承受委屈和壓力。看見我回覆沒空,便沒告知我她找我的目的。聽到這裡,心覺慚愧。在朋友需要我的時候,卻無法給於幫助。於是連續兩日都赴醫院陪她聊天,到了下午她終於可以出院。內心才踏實了許多。

有一回,我咳嗽咳了好幾日,卻要在咳得最难受的一次入營參加靜坐共修。入營前,和一位朋友吃飯。她發現我咳得不輕,急急到附近的藥材店買了羅漢果給我,要我回家煲來喝,還一再吩咐我一定要每天喝。不知怎的,至今想起內心還是暖暖的。

很多時候,在朋友群里我都是扮演著陪伴的角色。一直以來,都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人。可後來,我才發現很多時候人是互相需要的。因為趣味相近而結為朋友的妹妹,有伴一起迷某個大師,一起玩文具,不再寂寞。同樣喜歡畫畫,喜歡分享生活討論未來,且會因對方的快樂而快樂,悲傷而難過的大學摯友,讓我覺得朋友互相陪伴是幸福的。而中學的好姐妹們,一直是大家背後堅硬的盾兒,包容理解是我們友誼的橋樑。

朋友這回事,對我而言,是身心靈的陪伴。你只有用心的保溫,才不會冷掉。